是未來還是“有毒”?毒APP機遇與危機并存

2019-08-21 11:39:13來源:我看App作者:

在這個領域里,有兩家新興平臺特別惹人關注。一家是曾經一度快要“死掉”的nice,過去作為圖片社區的它沉寂了很多年,卻在2018年通過轉型為“潮人社區”起死回生,它還在2018年中旬獲得了時隔四年之久的新一輪融資;另一家就是孵化于虎撲平臺的二手球鞋交易平臺“毒APP”

還記得之前我看App推過一篇關于“毒app”的文章嗎?小編觀察到最近這個App又有了新的動靜,快帶上西瓜快樂水和小編一起去一探究竟吧!

新一代的“潮流”之風正在席卷新生代消費市場,從去年開始,國內二手球鞋交易領域突然開始火爆,大有成為新一輪“風口”的趨勢。

\

在這個領域里,有兩家新興平臺特別惹人關注。一家是曾經一度快要“死掉”的nice,過去作為圖片社區的它沉寂了很多年,卻在2018年通過轉型為“潮人社區”起死回生,它還在2018年中旬獲得了時隔四年之久的新一輪融資;另一家就是孵化于虎撲平臺的二手球鞋交易平臺“毒APP”,它在幾個月前宣布獲得了自己的A+輪融資。

二手球鞋交易?這個年紀稍長的消費者群體聽起來頗為陌生的領域,正愈發成為新一代年輕人追逐潮流的熱門行業,以毒APP為例,在這個平臺上活躍著大量熱衷潮流款、限量款籃球鞋的男性用戶,他們追逐著球鞋、穿搭、潮流文化等的同時,正在爆發出驚人的消費實力。

比如一雙42碼、市場價1299元人民幣的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1 High OG籃球鞋,它在毒APP上的最高售已經將近12000元,幾乎是原價的十倍!其他熱門二手球鞋也往往比原價要高出好多。收藏價值、明星帶動、球隊戰績......因為受到種種因素的影響,一些知名品牌的二手球鞋往往成為具有投資、交易價值的升值“產品”

\

在二手球鞋交易領域越來越受到市場關注的同時,其背后以95后男性為代表的消費群體也慢慢“浮出水面”,不同于我們以往熟悉的女性消費群體,95后男性占了毒APP平臺用戶數超過六成,他們正以對時尚潮流的敏感度、強大的消費力等成為消費市場越來越關注的“新興”消費群體。

但二手球鞋領域真的是未來風口嗎?緊抓球鞋風口的毒APP等玩家是否能借著這股“東風”在行業中突圍而出?這可能還需要時間的驗證。

1.做新一代男人們的生意,毒APP們不斷涌現

二手球鞋交易這個領域源于“限量版球鞋的稀缺”,過去,以Air Jordan等為代表的球鞋品牌常常會使用限量發售某款球鞋的營銷策略,這直接導致了球鞋領域的“供需不平衡”,相應的球鞋價格自然就開始水漲船高。于是開始有不少商家或個人看到這中間“有利可圖”,球鞋轉賣、二手球鞋交易孕育而生。

但早期這種沒有標準、沒有監管的球鞋交易形式往往會存在著很多問題。首當其沖的就是“假貨”問題,因為巨大的利益空間存在,市場上開始出現了很多假鞋生產商,它們往往以相對較低的成本生產出質量水平參差不齊的假球鞋,再通過自有或外部的各種渠道去分發銷售。

據業內人介紹,“很多假鞋其實跟真鞋在質量上相差無幾。因為很多假球鞋的代工廠就是為大牌球鞋品牌代工的”。這就讓市場上存在的大量假鞋、仿冒鞋難以分辨,于是“球鞋鑒定”就成了市場上的一個熱門服務領域。

毒APP就是通過提供“球鞋鑒定”這一服務而在這些年里快速發展,并逐漸在二手球鞋交易領域建立起一定的品牌影響力。據稱,目前毒APP的主要盈利模式就是通過充當買賣雙方的中間方,來收取相應的“球鞋鑒定費”以及相應比例的抽成傭金。

\

作為二手球鞋交易平臺中熱度最高的那一家,毒APP的背景“根紅苗正”,它脫胎于同樣體育背景濃厚的虎撲社區。官方資料顯示,毒APP的母公司“上海識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東是虎撲聯合創始人楊冰,持股比例為55%,另外虎撲方面也持股 15%。

2015年,毒APP正式上線,剛開始時它只是一個內容社區,隨著2017年毒APP上線了交易功能,它開始走上平臺發展的快車道。發展到現在,毒APP已經擁有了“數百人的球鞋鑒定師團隊”,這些被稱為“球鞋鑒定師”的群體,往往具備多年的消費球鞋、研究球鞋的經驗。

通過毒APP進行球鞋鑒定的流程一般是這樣的,消費者下單之后,需要先將球鞋郵寄到毒APP官方的操作中心,由中心進行統一的瑕疵、真假鑒定。據稱,因為現在的假球鞋“仿真”程度越來越高,所以毒APP甚至有時會選擇切開假球鞋進行制造工藝的研究,在確認具備相關鑒別能力之后,才會進行認證、上架等操作。

\

毒APP還在平臺中上線了“在線鑒別”功能,通過在線鑒別師,毒APP對用戶上傳的圖片進行在線鑒定,“就跟女生看包一樣”,擁有豐富球鞋鑒定經驗的鑒定師們往往可以“一眼”看出球鞋真假。

因為鑒定能力決定了一家二手交易平臺的“根基”,所以毒APP之外的其他二手球鞋交易平臺們也一樣在球鞋鑒定上花了很多功夫。比如58集團旗下的二手交易平臺轉轉在幾個月前上線了潮品交易平臺“切克”,它就與“get”合作向消費者提供所謂的“雙重鑒定”服務,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提高鑒定的準確率。另外據媒體報道,“切克”還簽下了國內球鞋鑒定專家“995”,他將成為切克旗下的“首席鑒定師”。

二手球鞋交易平臺們的發展動力在于,這一行業正愈發呈現出充滿想象力的市場潛力,根據咨詢公司Grand View Research 發布的相關數據顯示,在2017年,全球球鞋市場的估值就已經達到643億美元,預計到2025年,全球“二手球鞋交易市場”的規模將達到六十億美元。

而且,海外的二手球鞋交易平臺現如今已然初具規模。以美國StockX平臺為例,它在去年完成了總額達四千萬美元的B輪融資,總估值已經接近十億美元,平臺已經發展到會隨著市場供需狀況即時顯示球鞋價格波動,就像一個球鞋領域的“股票市場”。

所以對于毒APP等二手球鞋交易平臺們來說,它們想要成為的是一家能夠實時滿足用戶球鞋交易需求的“球鞋交易所”,更進一步,它們還想重新定義人們的“潮流生活方式”,讓自己成為一個流行的風向標平臺。以毒APP為例,它不僅提供二手球鞋交易服務,平臺上還擴充了衣服、配飾,玩具等品類。

交易之外,毒APP這樣的平臺還主打內容社區功能,這讓它有點像聚焦在男性消費群體中的“小紅書”了,用戶們在平臺上可以發布、分享各種各樣的潮流品鑒、產品內容,與社區里的其他用戶交流心得等。

不過,如果直接對標小紅書的話,另外一家叫作“CHAO”的平臺可能更像男性版的小紅書,這家今年2月份才剛上線內測的平臺將自己定位于“潮流男生種草社區”,需要指出的是,它是由知乎CEO周源所一手創辦的。基于知乎先天的用戶與內容優勢,CHAO可能更有可能最先構建起聚焦在男性群體的潮流內容社區。

很明顯,對于國內的這些聚焦在二手球鞋交易領域的平臺來說,球鞋只是表象,爭奪新生代“潮流話語權”才是實質,所以它們一方面通過二手球鞋交易這一細分市場形成突破,另一方面又在擴充潮品品類、構建內容社區上下功夫。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潮流社區和球鞋二手交易轉化之間還未顯現出足夠的關聯,它們更像是行業初期正在摸索的實驗性功能。對于“理智”的男性消費者而言,他們可能不會像小紅書里的女性消費者們那樣看到各種“種草”就會產生沖動購買的傾向,他們雖然會關心產品的各種介紹、分享,但決定他們最終下單購買很大程度上更可能是因為這款產品的投資價值、增值空間等。

但不管怎樣,以毒APP、nice等為代表的二手球鞋交易平臺的出現還是讓人們在一眾女性經濟中看到了男性經濟的“曙光”,雖然它們可能永遠也成為不了男版小紅書,雖然它們可能只是男性群體們發現二手球鞋具備投資價值之后而選擇的一個“投資平臺”。

2.機遇之下,毒APP投訴不斷

可惜的是,在毒APP剛剛開始觸及到“風口”的影子、還未產生大眾影響力之時,它就先行面臨了大量用戶對于平臺的投訴與質疑。

在知名網絡投訴平臺“黑貓投訴”上,我們可以看到大量關于毒APP的投訴內容,其主要問題都集中在虛假發貨、未遵循七天無理由退換貨、不退差價以及各種各樣的產品質量問題和平臺管理亂象上。

截至到8月7日晚,黑貓投訴上關于毒APP的累計有效投訴量已經達到301698起之“巨”,24小時有效投訴量也有3879起。

我們一起來看一看其中的一些典型投訴。

“在毒APP上買了鞋,7天之后告訴我商家發的鞋不符合要求,典型的虛假發貨,以此申訴,希望能得到相應賠償”。

“投訴毒APP虛假發貨,已經等了半個月了,一點動靜都沒有,客服也都是電腦客服,沒有一點用處”。

“為什么個人賣家不能取消訂單,不給退款,還要出補償費?我要取消訂單說取消不成,退款還要排隊?”。

“8月6日晚7點鐘左右在毒APP上買了一雙喬丹4黑紅,因為看到24小時極速發貨,約2天時間到,才決定買這雙鞋,結果已經超過約定時間也沒有發貨,聯系客服,客服說他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發,讓我等待,后來我退了貨,決定去別人家買,但是他們這種行為就是欺騙消費者!”。

“鞋子尺碼買錯了想7天無理由退貨,平臺收89服務費且聲稱不支持無理由退貨。這是霸王條款!毒APP不支持7天無理由退貨違反國家工商總局2017年發布的《網絡購買商品七日無理由退貨暫行辦法》,且還要收取平臺服務費”。

“購買全新鞋子,到手后鞋盒破損嚴重,在平臺買鞋,鞋盒查驗破損必須要咨詢買家是否接受,因為已經不屬于全新沒問題商品,要求毒客服處理,專員告知符合查驗標準,但是他們的查驗標準一家之言,全部歸檢驗部門說了算,出問題直接符合查驗標準,客戶體驗完全沒有,并且出售的時候會進行確認,或者直接退回情況,他們沒辦法保證,客戶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謝謝”。

“我所購買的商品跟賣家發來的都不是一款商品,毒APP作為中間平臺并沒有賠付給我保證金。就此問題咨詢過客服,毒APP的客服也說不清楚其中原因,既然商品都發錯,那為何我收不到保證金,或者保證金去了哪里呢”。

“1號開始的鑒定,到7號還在鑒定,客服一直催催催,有什么用嗎。說鑒定通過了,等著打款,打款需要打幾天??72小時內完成鑒定,毒APP在跟我開玩笑呢?說著玩的都是?”。

“7月26日寄了4雙鞋給毒APP,做極速plus,分別是三雙倒鉤和一雙粉色yeezy350,由于商品比較貴重,怕快遞弄壞鞋盒,特意保價1W塊。商品7月28日到毒的上海總部,8月2日查驗說三雙鞋有兩雙鞋盒損害,還有一雙鞋子溢膠,而且把我的調包環全部拆毀。發送之前所有鞋子我都有檢查,沒有任何問題,毒收貨后也沒有反饋,偏偏鑒定的時候說鞋盒壞了!之后多次聯系均未有反饋,而且態度蠻橫把我鞋子直接退貨!一直找毒要拆包視頻,毒的專員表示不給視頻,態度非常霸道!無法投訴相關人員”。

“購買的44.5碼低幫倒鉤,賣家發至平臺后查驗鞋面有很長且明顯的劃痕。不屬于正常工藝瑕疵可認定為惡意發二手鞋到平臺。本以為能收到平臺承諾的買家賠償金卻什么都沒有,到現在聯系不上人工客服,一直排隊沒有人回復,寄售專屬客服也接不通。賬號綁定的手機號被平臺電話客服拉黑直接提示電話號不存在查證后再撥!”。

“質量問題,8月4日拿到鞋子,發現鞋子有開膠處,客服也聯系了,48小時處理,目前已經72小時了,一直沒有人工服務,一直在拖”。

“差價誰負責?于8月1日在毒APP購買一雙價值4136元的AJ球鞋,系統顯示賣家于8月2日發貨,8月4日毒APP已經確認收到再鑒定未通過,隨后直接被退款取消訂單。這期間,鞋子漲價幅度高達800元只賠償幾張無用處的優惠券”。

 

大量的用戶投訴顯然正在讓毒APP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品牌形象面臨危機,更加不樂觀的是,就在不久之前,毒APP還曾因平臺被質疑出售假貨Nike Air more液態銀球鞋而登上“風口浪尖”,雖然之后毒APP聲明稱其“團隊在質檢過程中,因倉庫質檢未核實出商品鞋盒與鞋子不匹配,用戶購買后對此在線上鑒別,導致線上鑒別師出于負責的態度,認為商品鞋盒與鞋不匹配,存在拼圖嫌疑,雖然此款鞋不屬于假貨,但對于平臺的過失表示抱歉”,但毒APP依然開啟了大量用戶質疑的“先河”。

有意思的是,毒APP的背后除了虎撲,還有王思聰旗下普思資本的身影。據媒體報道,普思資本在今年年初的時候參與了毒APP的Pre-A輪融資,不過具體金額外界尚不知曉。聯想到此前王思聰投資的熊貓直播直接倒閉,目前投訴與質疑不斷的毒APP會不會步熊貓直播后塵,成了坊間熱議的話題。

是未來還是“有毒”?緊抓球鞋風口的毒APP雖然活下來了,也開始引起資本與市場的關注,但它明顯正陷入機遇與危機并存的境地。未來毒APP想要進一步發展的話,它還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

關鍵詞:毒APPAPP

贊助商鏈接:

排列五开奖结果2007年